ねこ

立冬

北京舍友说立冬北方吃饺子,然后因为食堂抄手太难吃而想来份饺子却发现已经卖完,如她总结,一个失败的立冬。


吃晚饭前宿舍里就我和香港朋友两个人,她大概被前几天高数打击太大(我当然也受打击)忽然开始用奇怪的普通话剖析自我。说被那些大一就熬夜学习的震惊,发现对我来说就算熬夜也不会学习。偶尔真的想打开高数书肝一下最后也会被自己的愚蠢而推回去。她问我说你是想快点毕业还是慢点毕业,我跟她说如果学校够好我可能不想毕业吧,然后烂到一定程度可能想快点毕业。但这个学校实在是让我没有感觉,即使我清楚的知道可能它专业上的业务能力还过得去,但专业也好,学校也罢,到现在也只是接受而没有喜欢的程度,可能以后也到不了吧。那我的喜欢又有什么用,有纠结的时间不如再去挣扎一下高数。


fine吧这篇可能是没吃到饺子的胡言乱语。

寒露

昨天中午拎着18.7KG的箱子在没有找到电梯的七号线转四号线的时候其实是真的有一点点崩溃。


之前觉得好像变得可以不在有情感波动的一些情景,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成都今天13-18度,穿卫衣会冷。



学高数学到心态爆炸的时候忽然想起来几乎是被忽悠学的财经类,但换个角度想除了这个好像也没什么可学的。文学类相关的实在是没有自信去选,如果选新闻的话,或许会变成那种某某新闻标题式的人也不一定,外语类的又阴差阳错的没选上,是没什么选择的选择。所以又能怎么样呢。


到一个飞机要两个半小时才到,来回机票将近3000的城市,回去变得奢侈,本质不过是因为穷罢辽。



之前说想在节气点记东西其实也没有实现,说想练字字也只是越来越差。学了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却又没什么做的特别好,在某些课上糟心的事在周围却根本没有一个靠谱的人说。



还有很多事要做。

嘻嘻嘻今天diss部分人。


包括金融学院部分家里有矿仿佛要继承一个紫禁城蹲个几十分钟就比女生还矫情娇气只会举报说教官用哨子打自己的男生。


包括来自首都某认为要微信就是Xing骚扰动不动就上纲上线还一副绿茶样的不熟女生【那你以后都不要跟人交往哦不然动不动就会被骚扰哎


傻逼是真的有。

跟傻逼生气拉低智商。

老邓说明天就改编制,赶在今天结束以前。


本连连训:邓里的嘴,骗人的鬼。

比如第一天说自己重本独生子女高考650,过两天又说自己家里好多弟妹高考670放弃读书机会拿过多个奖项【事后查过依旧为瞎编】。

比如第一天说自己不把我们练哭就是不负责实际多少还会留一点情面【即使50个深蹲至今让我腿软】。

比如说自己害羞不会说话但军训bb机名不虚传。


当然铁面魔鬼邓也名不虚传。

隔壁笑面虎是真的可爱。



辅导员之前说几天过了就会发现还是自己连的教官最好,而最好实在不敢乱说但至少不像第一个晚上那样纯粹的凶。


还是有可爱的地方。


跟男生开无伤大雅的玩笑也好,跟别的连教官插科打诨拉拉扯扯动手动脚也罢,即使他本人说自己是新疆反恐出身饱受摧残,本身仍有中二又符合年龄的地方。



或许班里有比他大的也不一定。

在食堂,吃晚饭的时候,看到几乎所有菜里都有辣椒的时候,其实还是很想甜的红烧肉。


前段时间有人问我,你唱成都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回到成都念书,实话是没有。哪怕那个时间已经非常接近高考,但成都这个城市,直到填志愿才出现在了考虑范围。其实是个尴尬之下有些不得已的选择。


到第二天的分界线。


下午听了很长的班会,当然听完还是不知道很多事情,事实是听懂的也没多少。比起纠结到底试了会不会有什么效果,不如先去尝试一下。



看了一圈糟心的事以后忽然很烦躁,网易云推荐了金属电子,纯音乐有时候听起来也很爽,但依然喜欢有词的歌,中文粤语英语日语韩语都是其次了。



选专业的时候觉得这个专业余地更大,伴随而来的却是完全不明确的目标,该做什么,要怎么做,没有想法。



昨天搞了一个下午的宽带。

上午发的军训的衣服洗了会掉色。

中午等一碗食堂的红油抄手等了20分钟。

用电基本额度已经快用空。

防晒霜怎么涂也还是黑了一层。



开学前恐慌,报道后更恐慌。



成都很远。

远到用无锡话骂人都没那么爽。

当然还是要骂。











湖滨银泰很大很好逛。

日料很贵很好吃。

走路很累。


经过国美西湖边的那个校区的时候,觉得能在这么好看的学校上学真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比起浙大西溪校区的实用性,还是美院能满足所有对大学的浪漫而不切实际的想法。在南山书屋随手找了本书,旁边几个大叔在讨论专业领域。西湖边走起来很舒服,不管是风还是人,还是鸟和松鼠。


走了半个小时想找的一家小酒馆已经关门,美院象山校区实在太远没去成。

果然还是喜欢自由。

戊戌。

2.6/7/8/12/13
好像每天都一样
又都不一样